知心言

fuck忘记密码什么鬼
手痒,也来发篇文,中考,不定时更新。
对于西式风格,唯爱中式古风。
最爱伞修,也吃all叶。喜欢黄少,最喜欢叶修。混全职,也混盗笔。对性转有感,最爱重生梗。宗旨:苏死联盟里的叶不修!!!

【all叶】女孩子什么的简直了 chapter2(4)


本文又名:叶神好莱坞欢迎你。

在此声明本文欢脱逗比向,作者处女文,不擅长虐,所以本文不虐,一定ooc,看文时一时脑抽时的产物,小学生文笔。叶神未死,重生成了一个女生,不喜勿入
下面正文————
 
       “各位我们回来了。”叶修向训练室里面的人狠狠地挥了下手,在暖暖的阳光下眼睛中仿佛闪着光芒,嘴角挂着一个大大的笑,而跟在叶修身后的两人看着这一脸纯良的样子狠狠地抽了下嘴角,我感觉叶修很乖巧这一定是错觉,我可能看了个假叶修。

       “哟!叶妹子啊,你快过来,有人找你PK。”魏琛看了看门口带着“友好”微笑的妹子,也向她挥了几下手。

       为什么感觉这气氛怪怪的。

       “这是君莫笑?”叶修走过包荣兴的身后,看着界面上熟悉的人影,感叹道。

        “之前你曾经说过,除了你包子现在是最适合君莫笑的,如果你用不到了希望包子能试试。”苏沐橙温馨地在叶修耳边轻轻地说到。“我知道。”叶修回了句,转过头继续看着眼前的屏幕,不一样的操作却独有的意识倒也使君莫笑成为最第一无二的了,叶修缓缓的叹了口气,却被方锐和魏琛不断的双重催促声赶到了电脑前。打开主界面,看着竞技场邀请人她抽了抽嘴角,我应该想到的,这种打着PK名义的试探新人的方式也就只有一个人做的出来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某手残应该也在吧,黄少天?

        “啊丘!”黄少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真是的,怎么好端端地就打起喷嚏了,是有人在想本剑圣吗?还是说我感冒了?没那么倒霉吧!”

         “少天,要注意好好休息啊,可别感冒了。”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后在他的小本子上写着笔记。

         “啊呀知道了队长。”黄少天向喻文州摆了摆手随即看向屏幕中那个出现了的人物,嗯......听说这妹子姓叶,莫不是......等等,元素法师?!黄少天看着眼前的人物职业介绍抽了抽嘴角,“队长,我们是不是猜错了,老叶再怎么样也不会玩元素法师啊。”

          “少天,冷静。我已经叫了楚队在观众席,她之前见过前辈玩这个。”喻文州看着显示屏中的角色眯了眯眼睛,不论是不是,请让我存有这个希望,毕竟都有一个意外了,再有一个也不例外吧。【苏沐秋:喵喵喵?】“不过少天,你现在首要任务是帮助楚队不被发现。”

           “明白了,队长,小意思,看我的。”黄少天双手触上键盘,然后......

           “小新人接招接招,我说你啊可别不上心啊,这可是前辈对你的指导,懂吗懂吗懂吗?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平复了一下心情,趁着叶修还未发现观众席中多了个熟悉的名字,对着叶修的角色就来了个掩耳响叮当仁不让地偷袭,害得叶修连注意力都没有集中便匆忙应对眼前的“敌人”,这家伙,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头?这也太过着急了吧?叶修琢磨着却又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难道身份被告破了?不应该啊!还是说有什么事瞒着我,等等,“糟了!沐橙!你过来一下,我想你帮我做一件事。”

           “怎么了叶修?”

          “......”

         而这时,处在观众席中的楚云秀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打法却被分散了心思。这个是曾经叶修给我演示过的,绝对不会有错!世邀赛时,叶修为了训练他们,用了所有人的职业与每个人相较,而这个打法,这种意识以及处理细节的方式,她只在那个训练室中看过,只可能出现在一个人手上,那就是叶修。所以说啊小妹子,你究竟是谁?

而正当楚云秀思考之时,右下角的图标却在不断闪动着。

——tbc
想不起剧情的痛谁能与我共苦

【all叶】颜色

回圈贺文系列,文不对题系列,说虐却不舍得太虐系列。忘记发文是最尬的。众人在一起设定。ooc肯定有。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所以当叶修醒来时,已经是在停尸房里了,叶修眼前有点模糊,但不难看出身边的是自己的身体, 叶修无奈的一笑,这算是鬼魂视角吗?
  
  叶修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上的白布被移走,而与此同时自己的眼前也终于看的清晰了。

  好久不见啊,笨蛋弟弟。叶修张了张嘴巴却没有一丝声音漏出。他端详着眼前自己最紧密的亲人,看着他失焦的眼睛慢慢回过神来,眼眶发红,却紧咬着牙关不让眼泪流出,叶秋紧握着的拳头砸在叶修身体的旁边。而其他闲杂人等早就已经退了出去,给这场悲剧一个落幕时间。
  
  “混账哥哥,”叶秋低着头终于是忍不住了,低吼声中染上了哭腔。我在,叶修走了过去,抱着叶秋,然而双臂却直直地穿过了叶秋的身体,叶修发愣了一下,放下了手。
   
   “为什么不换一般航班。”豆大般的泪珠随着脸颊滑下。对不起,叶修轻念道,所以说作为补偿,笨蛋弟弟,以后每一天,没有我的每一天,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我啊,已经把所以的苦难都背负下来了啊。叶修笑着,一脸苦涩,伴随着寂静的环境,气氛渐渐的冷淡下来,再然后,他最后再回头看了一眼搂着自己哭得无声的弟弟,向外走去。

   要是能见到其他人就好了,叶修顿了顿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微草的训练室。王杰希窝在椅子上看着手机一脸颓废,他刚刚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哭声伴随着恐怖的消息让他一时半会消化不了。

  “英杰,你们都出去吧。”他面无表情地宣布着指令。高英杰想要向前迈出一步却被刘小别抓住,“让队长一个人静静吧。”随着门关上的声音,这个训练室冷清下来了。王杰希还是那样坐着,寂静的空气让叶修格外不舒服。太安静了,让人抓狂。然而与其说王杰希是太过悲伤倒不如说那是一下子失去了人生的意义,就这么静坐着,不言不语。

  “叶修。”我在。寂静的空气终于被打破,随着声音的起落,叶修在心中默默回了句。
  
  “为什么要今天回去?”王杰希痛苦地扶住自己的额头,叶修想要抚平他眉角的褶皱终是痴人说梦。

   对不起,叶修轻轻地抚上王杰希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再见了,我的微草好爸爸。恋恋不舍地再看最后一眼,想最后来句告别的话语,即使知道对方听不到,最后还是咽了下去,又有什么用呢,都已经去了。

   再一转视角,是霸图。啧啧啧,老韩啊,咱能不能别板着张脸啊,你看看这群小年轻都被你吓得,能不能向王杰希同学好好学学。还有你呀新杰,我一向最放心你,别跟着老韩学坏了啊,你们这样,我怎么放心的离去,叶修叹了口气。十年下来,叶修从来没见到自己的老对手居然这么生气,心疼和不安在心中萦绕。
  
  “出息!”韩文清咬着牙吐出这句话,张新杰叹了口气,默默站到韩文清身边,“韩队,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即使状态也不好却任顾全大局,叶修看着张新杰连连点头,那么加油了,下个赛季,再也没有我的赛季。

  老韩啊,叶修看着自己的老对手,挥了挥手,再见了,真的再见了,一如既往地走下去,在这个依旧繁忙的世间,也只是少了一个人的世间,好好的活下去。
 
   然后,是蓝雨?叶修看着眼前的俱乐部,为什么就蓝雨画风不一样。正准备自己走进去,却发现黄少天在一旁抽着烟,明显的咳嗽声显示着主人并不怎么老道的技巧。皱了皱眉头,过去想抢下黄少天的烟却再次穿过。“少天。”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只手穿过叶修的身躯,夺走了黄少天手上的烟,“你在做什么?”叶修尴尬地笑了笑退到一旁。

  “队长,我不相信老叶已经走了。”难得的话少,我却宁愿你话多,再烦烦我好不好?叶修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所以你就自我麻痹?”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皱着眉头,“进去吧少天,晚上太冷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不难听出他的弦外之音,“进不去了,队长。已经太冷了,都冷透了。”是啊心都已经死了,还要怎么热起来呢。

  叶修不知不觉间眼眶酸涩,却怎么都流不出泪。少天,别这样啊,文州一定要好好劝着啊。我已经没有办法管了,以后别逼着他吃秋葵了,我都不在了,你们也不是情敌了。真的,再见,永别。

  再然后,是葬礼,举办点在杭州。看着自己眼前放在心尖上的战队红着眼睛,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哭晕在自己身体前,愧疚感上升到了极点。

  “老叶啊,你真是太不厚道了。”点心大大别哭哈,你可是副队啊,要起领头作用。包子也别低着头了,无论怎么样,你老大我已经去了。小罗小安,以后兴欣的战术就交给你们了,别哭。老板娘,谢谢,在那一天能遇到你是我的幸运才对。莫凡,你本来就安静了,现在别让悲伤占据你的心灵。唐柔,不好意思我恐怕等不到你超越我了。啧魏琛,你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一帆啊,别伤心,我在,但你应该要学会独立。叶修苦笑了一下,真的是舍不得啊。荣耀就交给你们了,再见。

  随着身体的火化,意识终于渐渐远离,这次真的是永别了,我最爱的人们。

——end
完全写不出自己想写的感觉,文笔真渣【趴】

【all叶】颜色 前奏

回圈贺文系列,文不对题系列,说虐却不舍得太虐系列。胃病进了几天的医院,啧啧啧,拖更了不好意思。医院连个WiFi都没有:)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我的眼睛,是再也看不到彩色的东西了吗?黑白灰三种颜色充斥着整个视网膜,现实真实的让人害怕。

     呐,各位,别哭啊,只是看不见了而已。叶修说着想擦去他们脸上的泪。

     只是看不见了而已,再也看不见了......说着叶修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而泪珠也随之滑落,永远都无法看见了......可是为什么我还会流泪呢?明明我已经死了呀。

    时间回溯到七天前,晚风静悄悄地吹动着地上的小草,远处的机场中,指挥员指挥着一架架即将飞行的飞机,而在机场内部,叶修坐在座位上,因为是深夜的缘故身边的人并不想白天一般多。他看着群里那群有精神的后辈,心情格外开朗。点开苏沐橙的qq和她聊着自己马上就要回来了,看着那妮子高兴的言语,嘴角的弧度越咧越大。

   “请乘坐航班号为PL4879的乘客到登机口检票。”走了啊,叶修感叹了一声,和群里交代了一下,关上电脑朝着登机口走去,然而他却不知,眼前的是深渊。

   坐在窗边看着黑色的夜景,抹去窗边的水雾,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安,错觉吧,叶修摇了摇头。飞机起飞了,本来一切都好好的,飞到半空中时,突然一阵颠簸,所有乘客瞬间清醒,氧气罩被降了下来,听着广播里的指挥,心中的不安扩大,终于在一阵又一阵愈发强烈的颠簸中,飞机终于像是支撑不住的一般往地面坠去,机身划破空气着起了火,完了,这是叶修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b市境内,叶秋和苏沐橙通着电话,聊着有关自家哥哥的一切,电视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眉头一紧,准备关掉却措不及防被新闻内容怔在了原地。

“下面为你播报一条紧急新闻,从b市飞往h市的飞机PL4879于半途中遇到气流,并坠毁于渤海,现已捞出,确认无人生还,我们正在试联系家属,请.......”

  “叶秋?怎么了?喂?”苏沐橙听着耳边的声音突然停止,不明所以,听着刚刚话筒里传来的消息,心中不安顿起,不会吧......
  “苏小姐,那个,好像是哥哥的飞机。”叶秋此时的语音中已经染上了一丝哭音,而回答他的,只有耳边传来话筒那边摔落的手机声和歇斯底里的哭声。
——tbc
  太困了,正文明天发,就这样。

【all叶】深海

回圈贺文系列,写作贺文读作短文。
————
     国家队受邀去海边度假,在一次出海中,意外却发生了,叶修等人的皮艇因为不知道是谁的突然站起,重心不稳导致叶修被惯性“扔”下了皮艇。

  你有体会过被海水包围的感觉吗?窒息感环绕在身旁,是谁把我推下皮艇亦或是我不小心掉下去的?眼睛好疼,我想活下去,猝不及防又呛了一口水。

      我是要死了吗?无力和疲乏终究取代了感官,眼前模糊了,再见啦,各位......

      叶修渐渐闭上了眼睛却无意识地扫见一抹身影,身体被牵扯着向上,随即眼前一黑闭上了双眼。

   再睁眼,触目之处一片白色。我是死了吗?但吸氧器的触感却提醒着叶修自己还身处人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牢牢握住,叶修微微地弯曲了几下手指。

  黄少天刚刚还在半梦半醒,手里紧紧攥着的手微微的颤动瞬间将自己的瞌睡虫抛到九霄云外了,这个177的男子看着叶修竟红了眼眶,他颤抖地将双手抚上叶修的脸颊,“老叶......”一向爱讲话的他倒是安静了不少。他虽然很想抱住眼前的人却也知这不是真正的时机,他激动到颤抖的双手按下了呼叫铃,待到护士来后,转身向等待室走去,把眼前的人一一叫醒,分享喜悦。

  本来好好的喝着护士给的水的叶修看着一大帮人闯了进来,差点没把杯子扔地上。

  “胡闹!连站都站不稳。”韩文清上前把病床的位置摇高,塞紧了被子,坐在叶修身边紧紧地盯着他,就是眼前的人差点与自己永远失之交臂,韩文清握紧了拳头。

   “哎呦,老韩,这不是不小心嘛。”叶修看了看眼前人的脸色,将水放下,伸手握住那只手。

   “这就是前辈你差点淹死的理由?”喻文州看着叶修,原本唇边一直挂着微笑的他此时却紧绷着脸,天知道当他看到叶修摔下去的时候心里是有多慌张,甚至那一刹那他忘记了自己本不会游泳的事实,想奋不顾身地跳下海去。

   “差点就醒不来了。”王杰希非常善意地提醒道。当他们守在手术室前,看着灯熄灭,医生发出的病危通知书时的紧张,他是多么害怕,自己全心全意爱着的人,那个所有人放在心尖上的人离去时带给他们的世界的毁灭。无法忍受,无法承受。

   “咳咳咳,所以说是谁把我从海里捞出来的啊 。”叶修深知再这样下去,气氛会越来越凝重。

    “我。”周泽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他作为当时唯一一个会游泳的人,毫不犹豫地跳下海去,将那个人从海中救出,那时候脸色苍白的人儿躺在怀中丝毫无生气,呼吸越来越弱,即使经过了人工呼吸。那感觉至今难以忘怀。

    “谢啦,小周。所以说你们担心什么啊,我不还在吗?”叶修挥了挥手,在阳光的照耀下笑了。

    再说了,你们还在我又有什么理由先行离去呢?
  
 我不愿意前往黑暗的深海,冰凉的地狱,与光明永远隔绝,因为你们的存在。

——
文不对题系列
永远写不长系列
两篇中的短篇,是甜的,所以颜色是虐的。
   

【all叶】回圈贺文预告

下周中考,考完回圈w
嗯,在查资料时偷偷发个预告,准备了两篇贺文。
重复一件事,我是亲妈,我是亲妈,我是亲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篇算甜的,一篇算虐(?)的。你们猜猜看 ̄  ̄)σ很好猜吧【摊手】

1.【all叶】颜色
  我的眼睛,是再也看不到彩色的东西了吗?黑白灰三种颜色充斥着整个视网膜,现实真实的让人害怕。
  呐,各位,别哭啊,只是看不见了而已。叶修说着想擦去他们脸上的泪。
  只是看不见了而已,再也看不见了......说着叶修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而泪珠也随之滑落,永远都无法看见了......

2.【all叶】深海
  你有体会过被海水包围的感觉吗?窒息感环绕在身旁,是谁把我退下皮艇,眼睛好疼,我想活下去,猝不及防又呛了一口水。
  我是要死了吗?无力和疲乏终究取代了感官,眼前模糊了,再见啦,各位......

【all叶】生贺段子

老叶破壳日快乐(我真的不太会写段子,就就就这样吧。话说其实我想写一篇虐文的,但总感觉在这个日子会被打░|・x・`))
————

其实吧,从小到大叶修真没几次好好过过生日,刚开始在家里时,因为是军事家庭的缘故,叶修对于生日的记忆进停留在和弟弟一起互相用言语庆生的情况,直到他离家出走被苏沐秋问及生日的时候......

"阿修,你生日什么时候啊?"苏沐秋盯着叶修,眼神中绽放着光芒。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苏沐秋,看着他的样默默扶额。

"哟,沐秋大大这是要干什么?问我的生日?嗯?"

"我不就是想要知道嘛,阿修你说不说?!"苏沐秋那想要犯罪的爪子已随时准备对叶修的痒痒肉下手了。叶修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

"得得得,沐秋大大你住手。我生日5/29行了吧。"

"晚了!"苏沐秋伸向叶修,然后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小小的房间中。

在后来的生日中,由于苏家兄妹的陪伴下,叶修的生日也倒不难过。礼物?却邪算吗?苏沐秋表示。

再后来,来到了嘉世。

“小队长生日快乐!”吴雪峰,陶轩和众嘉世队员拿着蛋糕走了进来,叶修捧着泡面一脸懵逼,而沐橙拿着手机笑得一脸灿烂。

“还愣着干嘛?许愿啊!”陶轩笑着拍了下叶修的背,叶修默默的放下面,盯着眼前的数字,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
——我愿这样的生活能保持下去。

叶修缓缓睁开了眼,吹灭了蜡烛,笑了。

而现在,叶修看着黄少天,张佳乐,孙翔一左一右一前地坐在叶修身边,然后嘴炮噼里啪啦的响着,身后的方锐笑嘻嘻地吃着自己豆腐,苏沐橙和楚云秀在那边和王杰希摆弄着喻文州亲手做的蛋糕,一边聊着什么,一边给蛋糕装饰,桌上还放着苏沐橙亲手做的彩蛋花筒。而周泽楷和喻文州则在厨房里忙活着。

叶修扶了扶额,这样啊......不也挺好的吗。一抹微笑出现在那个受万千宠爱的人的脸上,交织着幸福的滋味。

【all叶】完结后的新篇脑洞xxx

回归发脑洞,对,就是这么耿直,【趁体育中考完拿到手机赶紧来发文,平时都是我的一朋友用我的号,莫要误会,主线想不起来,暑假见啦!】
————
被推下悬崖时仿佛身边的一切都空白了,他仿佛看到了刘皓那一抹阴险的笑容,他看到苏沐橙伸出的手无力地垂下,眼睛里透露着绝望。

"叶修!!!"傻姑娘,叶修勾了勾嘴角,这样会喊破嗓子的,对不起,我可能要和沐秋去作伴了,早点脱离嘉世吧,那里早变了,还有你们,要早点走出来啊。随即叶修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粉身碎骨。

"砰!"巨大的声响带走了叶修最后一点神智。

而此时,苏沐橙缓缓站起,抬起头的一瞬间抓住了刘皓的衣领,"为什么,他待你不薄,告诉我,为什么!"苏沐橙浑身的怒气渐渐被悲伤所代替,"把他还给我啊!"眼泪从眼眶中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刘皓的神色渐渐变得阴沉,"苏姐 ,这个你本来不应该看到的,那我告诉你好了,叶修试图违背嘉世,怎么样?这个理由满意了吗,至于一叶之秋......"刘皓转了转手上的灵石,"我会交给另一个人的,你放心。"

"刘皓,你无耻!"苏沐橙瞪大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刘皓,"你明明知道没有叶修的一叶之秋是不可能拥有却邪的。"

"那么听苏姐的口气,您是知道却邪的位置喽?"眼神中的贪婪爆出了主人的内心想法,"来人,把苏小姐带下去,她有些疯癫,好生伺候。"随即弯下身,"苏姐,如果你不想你哥哥的沐雨橙风受到毁灭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吧,要不然,你可是连一点思念的余地都没有了哦!"

"你....!"
——tbc
【女孩子完结后再思考这篇文章的去向xxx至于女孩子的更新时间,暑假后再见吧,各位qwqqqqq】

【all叶】女孩子什么的简直了 Chapter2(3)

本文又名:叶神好莱坞欢迎你。

在此声明本文欢脱逗比向,作者处女文,不擅长虐,所以本文不虐,一定ooc,看文时一时脑抽时的产物,小学生文笔。叶神未死,重生成了一个女生,不喜勿入
下面正文————
“叶知秋?”在苏沐橙的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炸乱轰炸下,叶秋接通了苏沐橙的电话,却没有想到对方的第一句却意外的提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叶知秋?好熟悉的名字......

随着电话中的一阵寂静后,叶秋想到了什么,那个在舞会上优雅到了极点的女孩子。那是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

——一曲华尔兹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优雅的舞步迈在所有人的心尖。

“那一位姑娘是谁?”叶秋暗搓搓地问着旁边的母亲。

“怎么?小秋,你看上她了?”

“......”

“她叫叶知秋,不过我劝你,人家可是有未婚夫的哦!”

“妈,我也没有恋童癖!”

——“谁知道呢?”

“叶秋?叶秋!”苏沐橙的呼喊将叶秋从回忆中拉出。

“啊!苏小姐,我记得是有这么一个人,怎么了?”

“她和你很熟吗?”

“对。我们父母有商务上的交易,经常可以见面。”叶秋仍记得那个眼睛不住的让人沉迷的姑娘,混账哥哥。

“哦,她很爽朗呢。”苏沐橙的语气一下子弱了下去,是我想多了吗,叶修......

“爽朗?”对面明显的疑惑却再次将苏沐橙的神经拉回来,“她很儒雅是真的,爽朗?怎么可能!”

苏沐橙的神经被绷紧,“她是不是和苏浔关系很好,好到勾肩的地步?小浔是不是很亲近她?”

“哈?没有啊。她见到苏浔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应该说他们只是指腹为婚,两者相敬如宾。苏浔和知秋一般要隔半丈远呢!苏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应该不是叶知秋。”苏沐橙随即挂断了电话,她牢牢地抓着手机,握住这来之不易的消息,你果然不是叶知秋,叶修。

而另一边的叶秋也因苏沐橙的话语产生了怀疑,有问题。

苏沐橙打开训练室的门,看着眼前的姑娘和身边的苏沐秋谈笑风生,心中的怀疑演变成了事实,她尽全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平常的微笑。“小秋儿~,”她看见叶修不由自主的抖了一抖,“我有点战术上的问题想请教你,跟我出来一下,小浔也一起来吧!”

叶修看着苏沐橙的微笑总感觉不怀好意,但迫于妹控心理,加旁边的苏沐秋不断的推他,她慢吞吞的走了出去,跟着苏沐橙来到了隔壁房子,苏沐橙自己的房间,“沐橙,怎么了?”

“你还想瞒我吗?叶修。”苏沐橙平淡的语气却让叶修打了个寒颤,“哥哥,你也帮他瞒着呢。”苏沐橙缓缓抬起头看着身后的苏沐秋。

“哎,”叶修长长地叹了口气,“沐橙,我在。”叶修踮起脚尖拍了拍苏沐橙的头,md身高。

“为什么不告诉我?”苏沐橙那委屈的目光仿佛能穿透所有人的心思。“她不能说。”苏沐秋的言语将苏沐橙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重生者的考验是以生命为代价的。”聪明如苏沐橙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所以说叶修可能还是会......”不,她不想知道,她似乎明白了叶修不说的事实。

“说不定呢。”叶修启唇,留下的是万分无奈,“所以说沐橙,先帮我瞒着那群人啦!”叶修又换成了原本在兴欣的样子,“在胜券在握之前。”

“好。”如果你想瞒着,我便帮你瞒着吧。

﹉tbc

【all叶】女孩子什么的简直了 Chapter2(2)

本文又名:叶神好莱坞欢迎你。 在此声明本文欢脱逗比向,作者处女文,不擅长虐,所以本文不虐,一定ooc,看文时一时脑抽时的产物,小学生文笔。叶神未死,重生成了一个女生,不喜勿入
下面正文——————
怎么感觉自家老妹的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苏沐秋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在无尽颠颇着的出租车上看着自家妹妹不怀好意(苏沐橙:exm?)的意思,暗暗地搂紧了身边的叶修,然后被叶修拍开了手,拍开了手开了手了手手......

“......”苏沐橙&苏沐秋。 感觉心口中了一剑。→苏沐秋 哥,你的老婆脾气怎么越看越像男的?→苏沐橙 于是这一出出租车闹剧随着地点的到达而结束了,叶修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既伤了沐秋大大的心还顺便把苏沐橙的怀疑又拉上了一个档次,真是一箭双雕,可喜可贺。

“兴欣的训练室怎么改到上林苑去了?”叶修边走边戳了下旁边的苏沐秋。

“那还不是因为你弟弟的资助,所以就把训练室改到宿舍附近了,大多了。”沐秋暗暗地告诉叶修。

“叶秋?他有那么好心?”

“......”

苏·除了自家哥哥的那个“你弟弟”之外全听进去了·沐橙:叶知秋?叶秋?他们什么关系?算了回去问一下叶秋好了。

静悄悄的训练室里除了敲打键盘和点击鼠标的声音外,一片寂静,这不是我认识的兴欣qwq。在苏沐橙进去之后,叶修推开了训练室的门,却又把门关上了。

“沐秋......现在兴欣就是这个样子的嘛?”随着问题的脱口而出,心中的不安也慢慢的扩大。

“自从你走后,各大战队的情况都差不多。”

“......走吧。”

随着门打开发出的吱呀一声,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叶修。(叶修:怎么有种恐怖片的赶脚?)

“这位就是新人了?”方锐慢慢站起身道。

“方副队好!”叶修慢慢地鞠了个躬。清明的眼神遮住了一切不安和焦虑,在那短短的两个月中,她竟学会了演戏,“这里叶知秋,职业元素法师。”短短的两句话似是不带感情,而实际上内心的苦楚又有谁可知。

随着叶修爆出自己名字的一刹那,他就在愣神,叶知秋,一叶知秋,好有缘的名字,“如果他在,应该会拿这名字做很多文章吧。”方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和叶修前辈竟如此有缘?”女子乖巧【?】的歪了歪头。

“不管了,欢迎加入兴欣。”方锐鼓了鼓掌。

叶修没有理会,他环顾四周,静的出奇,包子安安静静地打着boss,身影和不远处的莫凡竟仿佛慢慢重合,乔一帆望着自己的账号卡出神,安文逸和罗辑在谈论着下一次比赛的战术,唐柔和陈果站到沐橙身边,暗暗地拍了拍她的肩,这真的是兴欣?

叶修皱了皱眉,暗搓搓地挤了挤旁边的苏沐秋,而他却耸耸肩,表示不知为何。

嘛!不管以前如何,既然我回来了,我就要把兴欣的气氛改回来。

【滴!您的好友叶修已开启支线:兴欣拯救计划】

尽管不知道下一步要干嘛,叶修仍决定遵循自己的心愿去看看那两个策划战术的家伙(?),那两人似乎与外隔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以让两个人去拖住黄少天,之后再去秒喻文州。”

“可是这样不一定拖得住啊。”

“那先秒喻文州,不拖黄少天?”

“那黄少天万一来个反打怎么办?”

“那不如,”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所有视线都转移了过来,只见叶修指着刚刚两人的策划在说,“先打黄少天呢?”

“可喻文州那边......”

“前辈,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假装要杀喻文州,黄少天一定会去救他,但实际上我们是要拖住喻文州,而杀的是黄少天,没了黄少天的保护,喻文州又能撑多久?将主力干掉后,蓝雨的核心也散了,一举n得。”随即打了个响指,一回头却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叶修:......)【以上纯属瞎编,如有雷同,你一定看错了。】

“小秋你......” 妈卖批,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叶修默默地站到苏沐秋身后,失误失误,可我忍不住。

“真机智。”苏沐橙话题一转拍了拍叶修的头(叶修:为什么身高要缩水?),而沐橙的眼中也暗暗闪过一丝光芒。

眼睛的相似度,略男孩子气的动作,在被问到叶修时的慌张,高超的战术策略,和叶秋关系的亲近,你到底是叶知秋还是叶修?苏沐橙的手渐渐抓紧,掐出了一抹红印子,可如果你是叶修,为什么不来找我?苏沐橙的眼睛中渐渐起了一层雾。

————tbc
*话说好久不写,我突然发现我卡文了qwq,刚刚才冒出的灵感,话说,叶神的处境有点小危险啊!

【通知】占tag抱歉

由于一模将至,小言的手机要被收了,故在一模前可能无法正常更新,相约1/14考完试见。